当前位置:首页>>漫画资讯>>内容正文 返回

【原创】奇幻战斗——猎与猎犬:H&UNTER第一卷(完)

AcgFQ.Com2023-06-116.46万+
导读:那真是我经历过的最漫长和难熬的冬天,好在它终于过去了,属于我的芬布尔,不——芬里尔之冬。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三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日韩条漫大全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FIN 猎与猎犬

作者:墨入MOYU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1 第二章2 第二章3 第二章4 第三章1 第三章2 第四章1 第四章2 尾声

诸神的黄昏结束了。

它毁灭了一切美好,却也摧毁了一切罪恶。它让时间归于原点,使人类摆脱神与兽的统治,跳出中庭的轮回。但长久以来困惑着的众多研究者的仍围绕着一个事实争论不休——身为吞噬者的巨狼公平地夺取了所有事物的因果,包括自己。

为什么芬里尔会连邪恶一起吞噬?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遥远的问题。

猎人认为是因为芬里尔吃下的手臂,它属于代表公平的提尔,这让狼产生了均衡的神格。

我同意一半。我从七岁就不相信吃哪补哪的说法了。

她只是和提尔亲近久了,所以养成了相同的性格,和那只断手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源于长久的陪伴。

就像猎人与猎犬。

                                         ——《莉欧娜的手札·记于芬里尔之冬》

我敲。

“疼!”

莉欧娜吃了痛,委屈巴巴地抬头看我。

“错别字,是‘芬布尔之冬’,不是芬里尔。”

距离“黄昏”事件(后来安瑟儿决定这么称呼)已经过去了一周。

在笛子和莉欧娜的努力下,屏障抵消了海拉之息不小的破坏力,再加上当时居民差不多都转移完毕,除我居然没什么人受伤(注意我用了居然这个词)。这几天医院的护士们谈论最多的还是狼群,偶尔提及那道光束的时候也是说“诶呀可真漂亮还想再看一次呢”的神仙(jing)发言。我所做的贡献在她们眼里大概就是当了次反面教材——快看宝贝那就是瞎摸海拉之息的下场哦~——这样的。

其实我压根没什么好争的,说到底老疯子就是冲我来的,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城区的重建和安置不知道怎么样了。外城和内城的人数应该会减少很多,但人数平衡背后的资源、人权平衡才是重点,借这个机会重新来过吧。听说笛子和尤卡拉经常来,包括凯隆都来过几次,但我完全没印象。

因为我足足睡了一周。

麻烦医生转告我醒过来的消息本来是为了让她们放心,结果就来了这么一个小家伙。

“拜托教教我吧!”

还是来学写作文的。

一周啊!

你们就这样对我。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有人敲门。

莉欧娜乖巧地鞠了一躬,道了声“记得保重身体”就走了......这不是探病的起始句式么你不说我还给忘了。

来了来了!

但来的是个我最不想见到的人。

“你好啊小疯子!”

“滚、滚蛋!”

我把手边的所有东西朝他轮番轰炸,花篮,椅子,输液架......可恶,为什么奇美娅不在这!

“我这次来是告诉你好消息的哦。”

听到他的话我冷静下来,这老头的好消息一般都是先告诉你一个坏消息,然后强行让你看开,但万一呢?

“是关于哈缇的?”

老疯子点点头。

“醒过来之后有注意过身体的变化吗?”

听他这一说,我感觉身体自胸口以下非常沉重,有些喘不过气。右手的变化最大,但说不上是什么变化,好像更轻了。

我从被子里抽出手臂,和之前相比变得干净很多,没有一道伤痕。

老疯子解开我病服的前两颗衣扣,新鲜的皮肤一直延伸到心脏的上半边。

“把我想象成兽试试。”

我照做了。

能感觉到有一股血液从心脏出发注进右臂,通过的血管即使隔着皮肤也显得通红,右手更是肿胀起来,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的发生了——利爪和毛发,这些感染特征重新出现,一枚火红色的兽印渐渐浮现在手背位置。

“芬里尔心血的宿主若为男性则是斯库尔,若为女性则是哈提,但不同宿主的血不可相融,这使得完全体芬里尔的出现变得几乎不可能。不过你确实做到了,心脏感染哈提,之外的部分感染斯库尔......天才啊,但只有一瞬间,之后斯库尔和哈提的血就在你体内不断对抗。”

“那我是被感染了吗?”

身体沉重的原因大概是昏迷期间摄入了不少抑制剂。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老疯子少见的露出苦笑,“一般定义的完全感染,是兽血从末端血管逐步感染到心脏,然后就能借助心脏再把新造的兽血推动到全身各处,和中毒类似。但你的情况......不论是斯库尔还是哈提,它们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动态平衡,谁也没办法完全侵占你,反而是你自己本身的人血得到了喘息。”

人,斯库尔,哈提,三者的血脉在体内打架,可真是热闹,我都忍不住想切开看看。

“你那只手本来完全毁了的,结果狼的再生能力硬是长出来个新的......就当是‘狼的残余’吧。”

老疯子提到的那一瞬间应该是斯库尔和哈提之血刚刚碰撞的时候,我那时听到了另一个很模糊的声音,就是完全的芬里尔吧。这么说是芬里尔吞噬了大部分的光束,我因此获救。

但我本意并不是想活下来。

眼泪不争气地滴落在床上。

“哈缇......哈缇她......我明明是想救她的。”

没错,先向管道里输入感染的手臂血再输入未感染的心脏血的真正目的不是我反悔了,而是希望斯库尔的血能将哈缇的血压过去,然后我的血能到达哈缇的心中。

回想起来很不可思议,就算能到也会被马上吞噬掉吧,就算没被吃掉,那么一点点又能起什么作用呢?从来没听说过完全感染还能变回人的事例。

可就算如此,我也必须去做。

不是相信着微乎其微的可能性,而是早在某个黄昏,誓言就已经将我们束缚在了一起。

所以对于我来说,只有这一条路而已。

“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

“......不知道。”

这是实话。

奥林匹斯的神使说多不多,但不缺我这个半吊子。笛子没我的时候和我在的时候都是一样过,帕蒂现在有她哥带着应该也会更成熟些。可能我会再陪几天莉欧娜,等她熟悉奥林匹斯后离开,“几天”也许很短,也许挺长。

做了一年的梦到现在也该醒了。

带着梦醒时的茫然,我抹去眼角的泪水,打算下床看看。

......身体没办法动弹,倒不是说很重,而是像被什么压着,只要一动压力也会增大。

腿碰到了什么东西,而且好痒。

“诶呀,不是叫你注意身体的变化吗?”

老疯子似乎在憋笑,这也是很少见的。

我轻轻地掀开被子,一大堆白色毛发像是棉花般弹了出来。

然后,在那其中......

“嗯......”

白发的少女正安心地睡着。

兽耳,尾巴,但那副面容,毫无疑问是我最熟悉的那个人类。

“......这是.......什、么情况?”

事情有些突然,我话都没说利索。

“虽然疯狂到了无考虑的笨蛋的程度,但是斯库尔的血貌似认可了你想联系上的过去,然后将它化为了现实。”

“可、可是......”

“所谓的完全感染体是不存在的,因为世间不存在绝对的事物,无论再不可能的未来都确实存在于时间的彼方。只要她的心脏里还有一丝人类血脉,即使渺小如尘埃,哈提也能把其他的可能性全部去除,斯库尔也能将它固定为现在。两者结合便能朝着理想中的未来迈进——这才是芬里尔的真正力量。”

杰西拉开窗帘,和煦的光芒一改往日的阴沉,霎时间温暖了整个房间。

“你的冬天过去了吗?”

当然。

那真是我经历过的最漫长和难熬的冬天,好在它终于过去了,属于我的芬布尔,不——芬里尔之冬。

免费韩漫APP

极速官网